好論文幾乎都去了國外國內科技期刊有望突圍嗎? 2019-10-17 14:01

  好論文投國外雜志,水平一般的給國內雜志,這似已成為中國學術界的“慣例”。缺影響力就吸引不到好稿,缺好稿就沒法有影響,身陷窘境之中——

  在前昨兩天舉行的第五屆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論壇上,中科院院士裴鋼“老實交代”了自己的投稿標準。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國內一份學術期刊《細胞研究》的主編。10天前,裴鋼領導的科研小組剛剛在英國著名雜志《自然·免疫》上發表了一篇論文。

  裴鋼的實話實說,真實反映了國內科技期刊的尷尬現狀:一心想提高自身的“影響因子”(國際上用于評價學術期刊影響力的指標之一),卻吸引不到好的稿子;無奈大量發表的低水平論文永遠無法“賺取”國際學術圈的關注,提高“影響因子”幾乎成了空想。

  國內4800多種科技期刊究竟發表過多少優秀論文?中國期刊學會會長石峰的回答是:“鳳毛麟角。”但可以肯定的是,中國不缺好論文。據統計,我國每年發表的國際論文數占全球總論文數的8.4%,居世界第二;其中,被SCI(科學引文索引)收錄的中國論文約占索引論文總數的5.9%,居世界第五。

  有關中國科學家發表論文的“喜好”,《中國物理快報》副主編、中科院院士王鼎盛最近做了個“精確計算”:去年,我國科學家獨立發表的SCI物理論文約1.8萬篇,國內5家主要英文物理期刊發表了其中的3162篇,約占總數的17%。

  1984年創刊的《中國物理快報》是中國物理學會的會刊。堅持使用英文,是為把“重要而影響廣泛的研究成果”快速地向世界報道。“25年過去了,這個目標我們是否達到了呢?”對此,王鼎盛做了細致分析——

  從總數上看,2000-2004年間,《中國物理快報》“貢獻”了8.2%的中國SCI物理論文;但若將論文的影響力分為較弱(被引10次以下)、中等(被引10-29次)、較強(被引30-299次),然后分別計算,它的“貢獻率”則為19%、4.9%和3.1%;影響極強(被引300次以上)的論文一篇沒有??梢?,中等水準以上的論文幾乎都去了國外。

  更讓人悲哀的是,“好論文不可能發表在國內期刊上”的想法,似已成為中國學術界的“慣例”??萍疾炕A研究管理中心在“2008年度中國基礎研究十大新聞簡介”中,列舉了4篇有關鐵基超導的論文(其中一篇發表于《中國物理快報》),并在隨后的評述中寫到,“上述研究進展已發表在《自然》、《歐洲物理快報》等期刊上,在國際上引起了巨大反響”。顯然,國內期刊的貢獻被權威機構“忽略不計”了。

  石峰認為,國內科技期刊之所以爭取不到好稿,說到底是“技不如人”——國內外學者看不上。審稿不嚴、一稿多投、編校水平低,“嚇”走了大批優秀論文。

  更多圈內人士認為,在期刊的實際水平之外,決定著國內論文去向的指揮棒,就是“影響因子”。這個用于評價期刊影響力的通行指標,被中國科技界賦予了近乎壓倒一切的魔力——評職稱、選院士要看,拿獎金、申請課題也要看。

  可是,“魔力”源于誤解甚至有意曲解以偏概全。SCI和“影響因子”的發布者、湯森路透科技集團副總裁詹姆斯·泰斯特指出,在期刊“影響因子”與論文影響力之間不能直接劃等號。“事實上,大多數論文的引用率都不高。”他指出,“影響影子”僅僅針對期刊本身,與期刊上特定文章和特定作者的水平無關。

  一般說來,“影響因子”高的雜志,整體水平也較高。但是,“片面追求‘影響因子’不僅助長了科研的浮躁,也把舉步維艱的中國科技期刊逼入了死胡同。”王鼎盛說,即便是諾貝爾獎得主,有時也會將論文發表在“影響因子”不高的雜志上。因此,國內期刊要想與國外期刊平等地吸納優秀論文,作為投稿人的科學家首先得破除“影響因子崇拜”。

  在王鼎盛看來,科學論文不是流行音樂,要靠所謂的“排行榜”來證明自我價值。“比‘影響因子’更重要的,是期刊的‘半衰期’,即持續影響的時間。”他說,與國外雜志相比,國內期刊的“影響因子”固然不高,但“半衰期”差距更大。“往往,最優秀的科學成就不是以一時影響面取勝,而是以影響的深遠被世人銘記。”

  沖出“影響因子崇拜”的重圍無疑仍需時間。眼下,逆境中的中國科技期刊亟需找到一個走出困境的突破口。作為中國SCI期刊中“影響因子”居首的雜志,《細胞研究》的突圍路徑多少值得借鑒。

  自創刊就堅持以英文出版的《細胞研究》于2006年加快了國際化進程。除與自然出版集團合辦海外發行之外,它還接連在海外聘請了一批編輯和編委。如今,在《細胞研究》七八十人的編委中,有40%來自國外。這些海外編委好比“全球大使”,一邊在國外科學家中宣傳雜志、組織稿源,一邊帶頭在雜志上發表論文。在海外編委的帶動下,《細胞研究》已有1/4的稿件來自海外。

  盡管保持著80%的高退稿率(《自然》、《科學》等的退稿率約為95%),《細胞研究》仍以不少“貼心服務”吸引著大量優秀稿件。例如,對于競爭性極強的文章,稿件的評審速度會從4周縮短到1周左右,以盡可能為作者爭得科研成果首發權;對于被其他雜志退稿的論文,編輯部會幫助作者一起修改,有的甚至可免去重新再審的環節直接發表。

  《細胞研究》常務副主編李黨生告訴記者,短短3年,《細胞研究》的“影響因子”從2.161迅速升到了4.535。不過,在目前的海外編委及國外來稿中,華人科學家占了絕對比重。“不可否認,華人學者在國際生命科學領域的整體水平為《細胞研究》的突圍提供了便利,其他學科領域的國內科技期刊的國際化之路,不一定能像我們走得這樣順。”李黨生坦言。(首席記者任荃)

昭通| 肇庆| 湖南长沙| 仁寿| 怀化| 赵县| 佳木斯| 文山| 海拉尔| 东莞| 临沂| 邳州| 漳州| 安徽合肥| 黔南| 漯河| 三亚| 淮北| 广安| 安岳| 锡林郭勒| 镇江| 兴安盟| 亳州| 天长| 乳山| 昌吉| 绍兴| 馆陶| 定安| 河北石家庄| 牡丹江| 明港| 株洲| 三明| 惠东| 双鸭山| 澄迈| 吐鲁番| 乌海| 安阳| 新泰| 辽源| 新沂| 咸阳| 黔西南| 绵阳| 金华| 喀什| 玉林| 吐鲁番| 阳江| 鹰潭| 金昌| 大庆| 顺德| 文山| 滕州| 天水| 南京| 辽阳| 济宁| 无锡| 本溪| 曹县| 阳江| 荆州| 广安| 通化| 五指山| 招远| 如皋| 开封| 宣城| 嘉峪关| 永州| 海拉尔| 改则| 广西南宁| 辽宁沈阳| 神木| 信阳| 建湖| 秦皇岛| 日照| 四川成都| 松原| 禹州| 扬州| 信阳| 晋中| 恩施| 芜湖| 咸阳| 乌海| 贵港| 长兴| 阜阳| 甘南| 武威| 绥化| 新沂| 乐清| 明港| 厦门| 邯郸| 鸡西| 陕西西安| 忻州| 大庆| 锡林郭勒| 泗阳| 襄阳| 桐乡| 遂宁| 黄石| 柳州| 眉山| 象山| 鄂尔多斯| 济宁| 宿州| 六盘水| 丹东| 云南昆明| 台州| 沭阳| 广安| 扬中| 武夷山| 汝州| 永康| 威海| 日照| 黔南| 丽水| 大丰| 眉山| 泉州| 铜川| 乌海| 新乡| 桓台| 海北| 东方| 大兴安岭| 如东| 邳州| 连云港| 临夏| 滁州| 大连| 怒江| 南通| 漯河| 泉州| 忻州| 吐鲁番| 开封| 保亭| 澳门澳门| 安岳| 唐山| 徐州| 丹阳| 章丘| 泗阳| 云南昆明| 邹城| 肇庆| 自贡| 漳州| 临沂| 邯郸| 桐城| 汉中| 泗洪| 义乌| 宿迁| 扬中| 吉安| 南阳| 启东| 乐山| 常德| 汕头| 张掖| 博尔塔拉| 迁安市| 宜昌| 山西太原| 江苏苏州| 辽宁沈阳| 诸城| 佛山| 宣城| 余姚| 平顶山| 巢湖| 伊犁| 乳山| 馆陶| 济源| 博罗| 安康| 五家渠| 焦作| 昭通| 乌海| 马鞍山| 张家口| 广州| 盐城| 滨州| 巴彦淖尔市| 克孜勒苏| 金坛| 惠州| 通辽| 烟台| 湖南长沙| 石嘴山| 兴安盟| 屯昌| 六安| 邵阳| 自贡| 永州| 泰州| 安阳| 赣州| 咸阳| 济南| 吉林| 滨州| 临夏| 廊坊| 伊犁| 枣庄| 克孜勒苏| 益阳| 贵港| 铜仁| 吉林| 玉溪| 金昌| 广元| 三沙| 醴陵| 石狮| 恩施| 铜川| 揭阳| 晋江| 遵义| 霍邱| 滕州| 东营| 兴安盟| 海安| 淮安| 双鸭山| 丽水| 温岭| 昭通| 永州| 常德| 桂林| 孝感| 台北| 大兴安岭| 厦门| 安岳| 安康| 黔东南| 承德| 黑龙江哈尔滨| 周口| 恩施| 台北| 屯昌| 克拉玛依| 常德| 明港| 四平| 锡林郭勒| 泗洪| 滕州| 阳江| 恩施| 桂林| 日喀则| 韶关| 潮州| 桂林| 涿州| 吕梁| 双鸭山| 昌吉| 黄冈|